王清津:牛脾气的“地下工作者”

日期:2020-08-18 15:40:50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文/李玉刚 王衍

  今年的冬季格外寒冷,超级寒潮带给德州多年未见的零下 18摄氏度的低温。本来是周末休息的王清津又来到了单位,要对德州市区负荷最大的电缆线路进行一次巡视,还要下井检查电缆中间接头是否有漏电过热的迹象。王清津喜欢把加班嬉称为“谈恋爱”,他爱电缆这项工作,每当他手触到电缆就有一种兴奋感,电缆里流的不是电流,对他来说感觉就是沸腾的血液。

  王清津是山东德州供电公司电缆运检班的技术员,常年从事电缆运维工作,每天都从电缆沟里“爬来爬去”,所以被大家戏称为“地下工作者”。王清津平时少言寡语,身上有着一股牛脾气,在他看来,认准的事就一定做成。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韧劲,才让他练就了一身的绝活。

  十年练就“一刀准”

  王清津有个绝活,号称“一刀准”。这是他在十年的电缆运检工作中练就的高压电缆头制作的绝活。凭着这手绝活,这些年来,他制作的 658个高压电缆头没有一个出现质量问题,仅此一项,就累计节约费用百余万元。这手绝活为王清津立下了好口碑,不少客户在业扩项目中,点名让王师傅做电缆头。

  1997年,德州城区开始大规模城网改造,要将市区架空线路全部改成地下电缆。经过几天的忙碌,有一天晚上,王清津和同伴们兴致勃勃地把胳膊粗的高压电缆安装完毕,只等送电后就可以回去吃饭。可刚合闸送电,配电箱内就发出了“嗤、嗤”的怪声,接着箱体内发生爆炸。事后查明,是新制作的电缆头放电引起了弧光短路。爆炸的场面像放电影一样不断在王清津的脑海里出现,他对谁也没有提起此事,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熟练掌握这门技术工艺。

  从此,放置废弃电缆头的那间仓库,就成了王清津的特殊工作室,一有时间他就钻进工作室练习电缆头制作。那个年代,专业的书籍还是稀罕物,大家又都不掌握电缆头的制作技巧,所以就有人劝王清津别费那么大的力气,到制作的时候找懂专业的人就行了。听到这话,他脸瞬间就拉了下来,说了一句“我一定要制作出高质量的电缆头”后,扭头就走了。

  为了能让电缆头一次制作成功,王清津使用废旧电缆或废塑料管反复练习烘烤削剥技术,并不断寻找机会学习新技能。

  有一次,河北省一生产厂家来推销冷缩电缆头并传授制作技术,王清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兴,一刻不离地追着厂家的工程师咨询热缩电缆头与冷缩电缆头的制作工艺的区别。为了搞清楚冷缩电缆头的防水问题,王清津自掏腰包,请厂家的工程师吃了顿晚饭。后来两人成了朋友,每有电缆头制作方面的问题,王清津就打电话向专家请教。

  经过多年练习,他制作的电缆头的光滑度和附着度让现场指导施工的厂家师傅赞叹不已。而他的名字也逐渐被大家所熟知,各种夸奖如浪花一样袭来。但他没有将目标停留在自己的“免检”产品上,而是在制作细节上下功夫,细心琢磨削电缆皮的刀口深度、45度角的削磨、绝缘介质的绑缚技巧等。终于,在无数次废旧电缆上练习后,王清津那双磨出厚厚老茧的手变得灵活无比,练就了令他声名远播的“一刀准”的绝活。

  2008年10月,王清津作为山东电力集团公司选送的3名选手之一,参加全国电力电缆制作安装技术比武,在来自几十个省市的技术高手中,他娴熟的动作立刻引起了专家、裁判们的关注。削护套、破甲,很快进入半导体平面削切操作。半导体是夹在电缆钢甲与主绝缘层之间,均衡电场分布、防止电缆击穿的防护层。在电缆头制作中,半导体平面削剥,必须一刀准,保证削面平滑。下刀轻了,就会造成切面粗糙,下刀过重就会划伤主绝缘,这些都会留下安全隐患。所以,半导体平面削切是电缆头制作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道工序,也是最大的难点。内行看门道,场上所有专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位山东选手身上。

  王清津深深吸了一口气,摆好姿势,切刀沿半导体切面快速转过一圈,切层像苹果皮一般在刀刃下形成一个规则的圆圈掉落下来。切面平滑光洁、主绝缘丝毫未损,现场的专家们全都报以热烈的掌声。王清津这一刀,成了当天赛场上最大的亮点。

  自那以后,王清津先后获得“全国技术能手”“山东省首席技师”“德州市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荣誉称号。可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利用休息时间刻苦练习。用他的话说,电缆头制作是个技术活,更是个体力活,只有不断地练习,手头才有准儿,才能用最快的时间,作出做好的电缆头。

  三分工具七分心

  除了电缆头制作,王清津还有一个绝活就是电缆故障精确定位,而定位过程中就需要用到他的一样“法宝”:电缆故障测距仪。

  这是一台组合式仪器,由故障测距、电缆路径和故障定位三部分组成。当地下电缆发生故障时,仪器先通过故障测距发出脉冲波形,然后根据波形反馈情况大体判断出 20米内的故障点范围,再通过路径探测确定电缆走向,最后使用定位仪锁定故障点具体位置。

  如果您认为有了这台仪器,地下电缆出现故障是不是就可以手到病除,那就大错特错了。电缆故障测距仪只是一种工具,由于地下电缆故障情况复杂,有时仅靠仪器信号是无法准确判断故障点的位置所在,所以王清津交流经验时经常说,三分工具,七分用心。

  不久前,平原县一家大型面粉厂10千伏高压电缆发生单相接地故障,厂家使用测距仪查了3天,都没能确定故障点,只好向德州供电公司电缆运检班求助。王清津赶到现场,问明故障相后,并没急于对故障相测距,而是先在正常相上进行了波形测距,然后对故障相进行测距,不到20分钟便锁定了故障点。挖开硬化路面,果然他的判断准确无误,让在场的人敬佩不已。原来,该种故障属于低阻间接接地,在仪器显示中,正常波和故障波交杂在一起,很难准确辨别出故障波形,导致无法准确测距。他从正常相上测量后,先测量正常波,然后再测量故障相,用目视法除去其中的正常波,故障波才能清晰地显示出来。这种细节上的变换处理,没有十几年一线摸爬滚打的经历,就算花上几倍的时间可能依旧无法找到故障点。

  或许很多人认为拥有多项电缆运维方面绝技的王清津是一名技术大拿,风光无限。可许多人并不知道,他从事电缆工作的前几年,是顶着全家人反对的压力的。

  王清津的父亲也是一名老电力工人,深知电缆作业辛苦。听说自己的儿子要到电缆班工作,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并想找王清津的领导,为他换一个工作。执拗的王清津硬生生将父亲拦下:“别人能干的了,我为什么就干不了。”为此爷俩大吵了一家,半年多都没有说话。

  摁下葫芦起了瓢,好不容易和父亲和解了,王清津的爱人又闹情绪回了娘家。因为电缆化改造的不断加快,王清津经常是早上6点出门,晚上12点才进家门,疲惫一天的他回到家倒头就睡,一连半个月,爱人嘴上不说,心里却不是个滋味,留下了一张纸条,就回娘家了。没办法,王清津专门请了假,好说歹说把爱人接了回来。

  “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就是不想比别人差。”再次提起这些往事,王清津这样依然那样执着地说。

  无怨无悔电网情

  翻开王清津 13年的工作履历,先进工作者、技术能手、全省首席技师??那一本本大红的证书,无一不叙述着这名基层电力员工对岗位、对企业的挚爱。

  1997年,王清津带着优异的学习成绩,告别了学校,被分配到德州供电公司配电工区检修一班,当了一名配电检修工。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13年。

  线路工是一个苦差事,社会上曾这样描述他们:远看是要饭的,近看是逃难的,仔细一看才是搞电的。也有人曾这样作比:线路工像猴子一样地爬杆,纤夫一样地拉线,骆驼一样地负重。的确,他们常年野外作业,酷暑严冬,风餐露宿,不论是紧张的建设工地,风雨交加的事故抢修现场,还是日常巡视,苦、脏、累,已经成为线路工的“专利”。

  “我喜欢站在铁塔银线下仰视它,那高耸的铁塔和绵延的银线有一种很强的诱惑力,激励我——登攀、再登攀,跋涉、再跋涉……”谈及自己的工作,王清津立刻流露出一种自豪。正是这种自豪和挚爱,成为他精神上的最大支撑。把工作当成事业干,是王清津的一贯作风。这就意味着在个人生活方面要付出很多。

  2003年10月17日,德州市城区遭遇罕见的暴雨,城区配电线路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夜里11点,钢联线锅炉厂支线上一用户的跌落开关遭雷击,引线搭在横担上,造成钢联线掉闸。要到达故障点必须趟过齐腰深的污水沟才行。为了抢时间,王清津二话没说,举着登杆工具,第一个跳进了冰冷的污水中,迅速赶到故障线杆处,干净利索地剪断搭在横担上的引线,恢兵”一样,哪里有故障,就往哪里赶,冲锋陷阵,马不停蹄,连续工作30多小时,保障了暴雨中德州城区的供电安全。但是没人知道,这一天是他儿子满月。

  凭着对工作深深的感情,王清津从一名学徒工,一步步成长为技术精湛的工人专家。为了更好的传承引领,2012年5月,德州供电公司以王清津为带领,成立了“王清津劳模创新工作室”,建立起涵盖电缆运检、架空线路运维、配电自动化运维、带电作业等多个专业领域的创新小组。每到夜晚,总能看到王清津和成员一起开展技术攻关,辛勤的付出总会得到回报,工作室 12项成果获国家电网公司创新成果奖,8项成果获国家新型实用专利,23篇论文发表在国家级期刊。

  如今,已然是全国技术能手的王清津还是奔波于各个抢修现场。他要用自己的牛脾气,在电缆运维岗位上找到更精彩的自己!

(责任编辑:李治华 HN02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